爱要说出口,先绕十八弯

来源: 张佳玮 时间: 2016-01-23 阅读: 所属栏目: 心情文章

您上一次,当面对父母说,“爸妈我爱你们”,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很久不说了?通过微信说的?从来没说过?

——为什么不说呢?嗯,就像父母也很少当着面,对孩子说“孩子我们爱你”似的。大家不是不存这个心,总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情境,是礼节。东亚特色,中国特色。

中国人,很重视这个。委婉,曲折,自觉,给对方台阶下,避免尴尬。

所以东亚背景的故事,最好看的,就是个人情。

《围城》里,范小姐要勾引赵辛楣,拿剧本说事。

辛楣出于礼貌,只好显殷勤,说要借看。

范小姐便撒娇:

“他们那些剧作家无聊得很,在送给我的书上胡写了些东西,不能给你看——当然,给你看也没有关系。”

于是——

“这么一来,辛楣有责任说非看不可了。”

所谓有责任,就是男士的礼节了。

如果这时候,硬邦邦来一句,“那我不看了”,就很失礼。

《倾城之恋》里,范柳原当着众人,忽然拉了白流苏,要带白流苏走人。

“流苏没提防他有这一着,一时想不起怎样对付,又不愿意得罪了他。

因为交情还不够深,没有到吵嘴的程度”。

——得交情深了,才能吵嘴呢。以前的上流人情,便是得如此委婉。

当然也不止上流人情。譬如评书《隋唐》,单雄信跟秦琼讲交情,摔出一本绿林册子,表示把家底都交给你了。秦琼跟单雄信讲交情,哪怕单家兄弟尤俊达犯了案,还打保票说自己会都兜着,最后烧了龙批。这也是礼。古礼是给对方台阶下,严内而宽外。

心情文章

有一天,我去世了。 恨我的人,翩翩起舞;爱我的人,眼泪如露。 第二天,我的尸体埋在地下深处。恨我的人,看着坟墓,一脸笑意;爱我的人,不敢回头,多看一眼。...[阅读全文]

(story--@大大大大大小姐) 删过 关于他的一切都删除了 可是听见你的名字 心还是会多跳动一下 我告诉自己能放下 时间就是良药 你站在路口遥望 看不清方向 我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