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才是最好的解药

来源: 三色堇 时间: 2015-12-15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文章

我有个和我同年的发小,离了两次婚,独自带着一个6岁的女儿。

我们最近的一次见面她刚离完婚,小腿上的疤还没好,新长出来的肉和坏死的皮肤掺杂着,从脚踝斑驳地蔓延到膝盖。腿上的伤是追她前夫时摔的,当时不严重,去小诊所消了毒擦了药水,过了段时间皮下组织开始发炎,皮肤大面积的溃烂,开始变得惨不忍睹。

我们小学6年都是同班同学,那时候她和我们差不多,隔段时间用剪刀给自己修剪参差不齐的刘海,穿各种表姐、堂姐的旧衣服,夏天打赤脚,胳膊和脸晒得黝黑黝黑……初中的时候,她那张锥子脸和大眼睛开始引人注意了。譬如学校外面的小混混开始打听她是哪个班的,隔壁班越来越多的人能记起她的名字。我们初二的那个夏天学校很流行穿街头18元一件的白衬衣,下面配黑色的喇叭裤,就是因为她最先买了一套无论是长发还是短发穿都很精神、利索。

我读高中的时候她去长沙读了中专,学的是影视编导专业,寒暑假经常看到她带回各种自己客串表演的CD,大部分是女二号或者配角,齐腰的直发,自己涂涂抹抹化的淡妆,从堕落街淘来的廉价行头,可还真的好看的像电视里的人儿一样。我读大学的时候她中专毕业了,那3年她除了学会花钱,学会化妆、学会配衣服外其它的真的什么都没学会。寒暑假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凑到一起,她的话最多,天南海北的聊,聊大城市的种种不一般,聊外面遇到的各色男人,偶尔会照顾一下我们,停下来问问我:学校有没有人追之类的,我每次都是斩钉截铁的摇头,没有!比起她我皮肤黑、脸盘大、眼睛出奇的小,穿裤子腰身要穿30的码……她每次都善解人意的安慰我,以后会有很多的……不管她希不希望有很多,我们猜外面一定有很多男人围着她转;我们还注意到她每次回家那几天都轮换着拎各种包包,后来才知道那就是LV跟古驰,虽然没人知道那到底是正品还是A货,但好歹她已经走在我们前头好多步了。

2007年我们刚好20岁,记得那一年南方接连几天的一场大雪把铁路都封了。整个腊月我们都是灰头土脸的裹在臃肿的羽绒服里,只有她还坚持每天贴着眨巴眨巴的假睫毛,穿着黑丝袜和齐臀的毛呢短裙。隔壁的大妈大婶开始看不下去了,没事就聚在一起一边烤火一边议论她,议论得最多的就是说她在外面吃“油炒饭”(在我们那暗指女性从事不正当工作)。她跟我们聊过她在一家大会所上班,她的工作是按摩技师,会所里是有特殊服务,但是和她们的按摩是分开楼层的。我那时候大二,偷偷地问她,会不会像电视里演得那样,遇到耍流氓耍无赖之类的?她一脸不屑地说,会!遇到到那种无聊的男人,我会建议他们换一个楼层消费,会所有很多打手和保安,基本上没有遇到过太大的麻烦。而且她觉得她死也不会上4楼(特殊服务的楼层),我们当时特别崇敬她的坦荡和豪迈。她没事也和我们八卦4楼的各种奇葩事儿,譬如有个19岁的四川妹把孩子直接生在马桶里了,有个70多岁的香港老头的老婆居然一路追踪到会所,当场把接客的女孩的头用烟灰缸砸了个窟窿……她一边涂指甲还不忘眉飞色舞的“啧啧”出声,我们就像听新闻一样毕恭毕敬的听着。

她对那帮无聊大妈大婶的各种嘴贱向来很不以为然,有一次那帮人在背后戳戳点点的时候刚好被她给听到了,她忍不住和我们唠嗑:妈的,老子在外面有几个男人要她们管……末了,口气就软下来了,“嚼我几下没关系,就是别在我妈跟前也那么嘴贱……”说到后面的时候,口气黯淡了很多,“我哪有很多男人,就两个,一个是我刚去广州的时候认识的,喝醉了酒就……那男人后来找我了,说要对我负责,只要我愿意嫁给他就立马娶我;另外一个就是我现在的男人,我肯定会嫁给他的,到时候把他带回来,让那帮老女人开开眼……”

那一年的大雪过后接连很多天出了很大的太阳,很多年没有遇到过那么暖和的正月。记忆里的那个冬天一直很热闹,隔三差五就有男人把摩托车停在她家门口拼命的按喇叭,有时候会有男人开车把她送到巷口,她还时不时用饭盒给我们打包点烧烤或者点心回来……玩归玩,偶尔不高兴的时候也会跟我们侃侃那些像哈巴狗一样跟在她身后转悠的男人。

2年后她如愿的嫁给了她的阿飞。那个男人叫阿飞,单亲,从小在街头混,胳膊上有很多刺青和纹身;从小在地头打架,身手非常好。从她20岁开始追她,从长沙到广州再到上海,她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阿飞发过誓,这辈子非她不娶,只要她肯嫁给他,他一定会为了她改邪归正脚踏实地。我们每次听到她谈起她的阿飞都有种“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冲动,例如有一次因为有人给她发暧昧短信,她们吵架了,她不理阿飞了,阿飞当场就捡起一块红砖把自己的小拇指给砸断了;有一次她去一个理发店洗头,有个洗头仔对她又是拍马溜须各种献殷勤,又是要加微信免费送VIP金卡之类的纠缠不清,刚好被过来接她的阿飞看到了,阿飞当场就把那个洗头仔踹倒在地上;有次他们带着女儿坐公交,女儿的鞋子落在车上了,阿飞追上去想让司机停一下车,结果那个司机傲慢无理的把女儿的鞋子从窗口扔了出来来,阿飞打了辆的,把那辆车拦下,冲上去就把司机打了一顿……

她带阿飞回家领证的时候,我们一帮人挤到她家来看新鲜,阿飞正细心的蹲在她的脚下帮她剪脚趾甲,她很安逸的坐在椅子上挥手招呼我们吃水果。婚后第三年各种矛盾开始出来了,当然最大的矛盾是房子。这么多年阿飞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正式的工作、上班超过一年,所以即便再能打,对于房子阿飞完全没辙。发小经人介绍去了缅甸,听说一个月可以挣1万5。她算了算,只要她在缅甸工作一年,就可以在我们那个小镇上买套100平方的三房。去了几个月后和阿飞之间开始出现了矛盾,外面的流言四起,有人说她在缅甸的赌场傍了个大款,有人说同时有好几个男人在追她……总之半年后就闹到阿飞吸毒并动手打她的地步。她提出离婚,阿飞开始不同意,她妈无奈之下拿了2万块钱给阿飞,阿飞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这段婚姻收场得出人意料的潦草,离婚后她和女儿再也没有见过阿飞。家里的人也从来不避讳女儿的面说阿飞死了,女儿从来不敢问爸爸去哪了。她曾经偷偷的问女儿想不想爸爸,女儿撅着嘴说:爸爸没死,在微信上(以前微信上有阿飞的头像)。

离婚后,发小一个人去了广州,第二年的秋天听说又谈了一个,老家是河南的。家里提出条件,除非男人愿意到女方的老家安家,这段感情就这么无疾而终了……年底的时候家里给她介绍了一个当地的男人,也有个5岁的女儿,听说人非常的踏实靠谱,当时觉得离婚后在娘家呆了2-3年,每次弟媳妇和婆婆吵架都是因为她和女儿。另外男方家的村里正在新建一个工业园,涉及到征用土地等赔偿,一口人赔10万,发小嫁过去他们家就立马多了一口人,这无论是对男方还是女方都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发小在正月12日那天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结婚证,收获了满屏的点赞和“郎才女貌”“白头偕老”……

一年后的春天,发小再次提出了离婚,她爸一听扬起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叫她“滚”,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仰着头嚎啕大哭,纠缠了半年终于领到了那张离婚证,这次她还是在朋友圈里晒了,依旧是那么高调,自嘲终于解脱了。

她的腿是开庭前几天摔的,那个男人听说她要离婚就拼命躲,离婚就意味着她分到的那10万元要拱手让出。他躲她就找,有一次在他家附近的一家牌馆里找到他,一看到她他起身就走,她穿着高跟鞋追,抓到他的时候,他直接把外套一脱就跳到马路边的油菜田里,她傻乎乎地跨过马路边的石栏杆去追她,结果一头扑倒在地上,脚上的血水和着泥水往下流。

不久前我们在G城见了一次面,她终于实现了对女儿失信了3年的承诺:终于把女儿接出来了。女儿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揪心。3岁半的时候,外婆买大黄鳝给表弟炖汤喝,外婆给她捞了点鱼头和鱼尾巴到碗里,教她:弟弟小,好吃的(鱼肉)要让给弟弟吃,她就很乖巧的端个碗坐到小板凳上喝汤、吃鱼尾巴,吃完了端个碗跟在舅妈后面怯怯地问:舅妈还有鱼头和鱼尾巴吗?外婆偶尔买点零食都是偷偷的背着儿媳妇给她拿点吃,尽管这样还是时常引发家里的各种矛盾。

二婚后,2个女儿都留守在男人家让婆婆照看。女儿和男人的女儿一起看电视,女儿想看《喜洋洋》,男人的女儿(思思)要看《光头强》,思思夺过遥控一字一顿的告诉女儿:这是我家的电视!闹脾气的时候,小姑娘会毫不留情的对她嚷:你和妈妈回去吧!每年过年回家女儿都会在被窝里拉着她的手悄悄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那?近两年越来越懂事了,打电话也不再一个劲儿的追问了。她还是一年一年的哄她、骗她,这样她出门的时候女儿才不至于抱着她的腿不让她走。

女儿的懂事和小心翼翼终于到头了,她说现在除了冷清了点,一切都很好。她们蜗居在G市一间小小的单房里,早上送完女儿去学校,她再去上班,六点准时下班接女儿一块回家吃饭。为了让女儿少玩手机少看电视,她自己也强制自己戒掉朋友圈,停掉了电视。这3-4年她从来没有认真的和女儿相处过,现在才发现女儿生气的时候就是坐在那里不吃饭、不说话、不挪动,她无数次想动手打,忍了很多次,最后花了笔钱报了个亲子关系的关爱课堂。上课前特意买了很多年不用的钢笔和笔记本,很工整的记笔记,以免自己回头忘记。她深知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母亲了,不论是言传还是身教她都不够格,但凡欠下的终归是要补回来的。

她身边还是有很多的男人在觊觎着她的风情和美貌,只是她心里开始埋下了一颗冷清的种子。她说当年20岁出头的日子,无论在哪都怕一个人冷清,生怕自己的青春在这么好的年华里就这么静静的消耗掉了,总觉得应该被人簇拥着才够得上年轻的本。到了某一天狠狠跌倒在地的时候突然发现,所有的故事都是要在一个人冷清的时候才能看明白,冷清的时候才会用心思考生活的磨砺和自己的成长。

现在的她不会再像当年一样安慰我: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我也不会关心到底有几个男人在和她暧昧。我知道她或者我都会经历一个人的冷清,一个人冷清的时候也许很艰难很辛苦,这种艰辛有点象从金黄而丰硕的秋天瞬间进入苍凉和萧瑟的冬天,转眼间就只剩下钻心彻骨的寒冷和早早倾泻的夜幕,即便等到次日的黎明也会时常陷入一种恍然间白茫茫一片的不安和无措中。

这样也好,熬过了这片冷清和严寒,也许就会有春天的发芽和吐绿了。

距离那一年的大雪转眼间过去了8年,当年的我们有着弹指可破的脸颊,现在偶尔会为额上、眼角、眉间抚不平的纹路而焦虑。我们不愿意用“老”这个词来形容时光的荏苒,尽管也知道我们离那些青春和热闹确实一天天的远了。我还想告诉她:现在的你比这么多年我认识的任何时刻都要美,时光终究不会辜负你在冷清中的坚持和坚守。

我们还是可以相信,守得住这片冷清才能等来下一个暖春。

爱情文章

荷塘夕照下,我谋杀了爱情。 荷塘对面,夕阳溜到了树梢上,召唤着百鸟归巢。虽然分辨不出是什么鸟儿,但那夕阳下如云涌动的黑影里,迸发出百家争鸣的乐音,耳朵...[阅读全文]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初让饼子留下,我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饼子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背靠背蜷坐在海边。夜已经深了,沙滩上空飘荡着一阵阵涨潮的声音。 对面是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