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来源: 时间: 2015-09-20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文章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下雨的午后。漫天的细雨,扬扬洒洒,滴落枝头的雨水,淅淅沥沥,雨打芭蕉叶,哔哔剥剥。天空是潮湿的,地面是潮湿的,放眼望去,似乎整个世界都是潮湿的。

灰暗的世界里,似乎一切都是冷色调的,寂静的天地间,一切声音都被生生的压抑。不知道是因为雨水打湿了鞋子,还是窗户透过了冷风,使得班上的学生纷纷紧了紧衣服,我也下意识的在手心哈出一口气。

这是一个寻常的下雨天……

这又是一个不寻常的下雨天,因为有了她的出现。

撑着雨伞迎风而来的她,似乎是披着彩霞,因为我看到了她周身泛着的淡淡的光芒,那光芒明艳而动人,妖娆而又迷离,我不知道她的身上是否有丁香花的味道,我只知道我眼中的她,犹如丁香一般的芬芳。而她所过之处,花簌簌的飘落下来,一时之间,我不知道,她撑伞是为了避雨,还是为了挡花。

很多年以后,当我回忆起那一天的情景,我已经记不淸那一天是不是下雨了?因为下雨天怎么可能有彩霞呢,可是,记忆里她周围的淡淡光芒,却是真实存在过的。

雨伞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以至于我只能看到她光洁的下巴,伴随着她的走动,隐隐还能看到她那娇艳欲滴的嘴唇。

我不知道,多么倾囯倾城的女子才能有好此精致的下巴,才能有如此完美的嘴辱,我不经在脑海中幻想起来,也许这是个掉落凡间的天使,也许这是碧蓝深海的美人鱼,或许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洛神…反正不管是哪样,她也不会是凡间的吧。

当我从我自己的幻想中淸醒过来时,我却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我不由得连忙四下张望,希望能再看到那个身影,可是那个身影就像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了。

我不由得后悔,后悔自己竟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我本该记住她进的是哪个班级,本该仔细观察她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因为如果我记住了这些的话,我就可以制造出一个我精心安排,而她却毫不知情的不期而遇。可是我却什么也没记住。

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安排她在我的世界停顿那么几秒,好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是真正有过天使来过的。对,她就是天使,因为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不然她怎会如此的飘渺,如此的馨香,如此的令人魂牵梦绕呢?

可她如果真的是天使的话,那她又还会来这吗?她应该在时光之门开启的那一刻就走了吧!而且天使应该是大家的,她不该属于某一个人,而我却想把它据为己有,我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又是错误的呢?

想到这里,我立马又否定了她是天使的想法,她应该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凡人,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她变得有了涵养,有了气质,在流淌的岁月中,她颓尽了青涩,出落的婷婷玉立,娇颜惹人怜了。

这个雨季很漫长,漫长得晾洒的衣服永远是湿的,漫长得橱柜的衣服一件件少去,漫长得几乎所有人都发了霉,漫长得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了抱怨,漫长到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祈祷太阳的到来,

而我似乎是一个例外,我竟爱上了这个雨季,竟爱上了在我十七岁那年的那个雨季。

我总是满脸微笑的行走在细雨里,就算雨水打湿我的头发,褥湿我的衣服,我也只道是它在和我亲热;我总是在无人行走的泥泞小路上欢呼雀跃;总是在每个细雨绵绵的夜晚醒来,听雨打枝叶,沙沙作响,至到次日淸晨。

这个雨季很漫长,所以我不着急,我知道那个从光芒中走出来的女孩,一定会再次出现在我眼前,而我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等待下雨天,等待花?簌簌而落的时刻,等待记忆里熟悉的场景,等待记忆里淸晰的身影。

我怀着无比激动的,期待着那熟悉的画面再次发生。但今朝的花儿似乎少了几分欢快,今日的风也少了拂弄佳人双眉的雅兴。

不对,总是不对,现实的场景与记忆里的画面总是有细微的出入,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始终没再出现过,那令我魂牵梦萦的女子也不曾再从那经过了。

是不是我的角度错了了?在一次次失败后,我不禁开始怀疑着问自己。为此,我不断的调整我的方位,可是总是不对,不对,不对!

怎么会这样,我无力的问着自己。但我又怎么会知道答案呢!也许那一天的美丽倩影,都只是一种光学反应罢了。

我的激动渐渐的流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落寞,以及伴着落寞的不甘,只是随着日子的流逝,不甘也渐去渐远,剩下的惟有落寞了。

这个雨季,我见过太多撑伞而过的姑娘,见过太多雨打花儿落的情景,但却再也没看到那个周身泛着淡淡光芒的女孩。

唉!是我错过了她的经过,还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个雨季的某一天,她的出现曾带给某个人最美的幻想。

我依然在窗户边守望她的出现,而她似乎忘了她曾经来过这个地方。

这个雨季,我变得异常的安静,安静得似乎感觉不到这个世界的存在,安静得总是满眼落寞与忧伤。

同学们都说我变了,变得沉默、不再如往日了那般爱叫爱闹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只是笑笑,然后反问他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们说好是好,但不习惯了。

一个“不习惯了”,让我思虑了好久,我不知道,我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见到那个女孩开始吧,也许早在见她之前,我的改变已经开始,而她的出现,仿若惊涛怒卷,对我的改变推波助澜。

这个雨季终究是要结束的,有些东西终究也是要随着时光流走的,正如我十七岁之前的爱叫爱闹,没心没肺。而有些东西却又会被推到你面前,比如说默默的独处,感受孤独的滋味。

金色的阳光洒下,周围的人似乎都笼罩在光芒里,我不由得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些人微笑,只是,只有我知道,我的这个微笑是加了糖的咖啡,甜是外在的,苦才是里子。

这个雨季已完,我依然没有见到那个女孩。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记忆出了错,其实根本没有那样的女孩,还是那个女孩只是偶然一次走过那里,之后再没来过,而我希望是后者,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和别人说。

十七岁的那个雨季,我邂逅了一个天使般的女孩,我不知道她身上是否有丁香花的味道,我只知道她有丁香一样的芬芳,她在我的世界荡起了层层涟渏,然后就那么任性的消失了,留我一个人独自彷徨与忧伤。

十七岁的那个雨季,我邂逅了一个神秘的女孩,她的出现像花一样娇艳,却又像流星一样短暂,她划过我生命的某个时刻,留我一个人独

自驻足与回想。

十七岁的那个雨季,我邂逅了一个梦中的女孩,她如烟般虚无,如雾般飘渺,令人难于捉摸,却又不忍忘记。

那一年,我喜欢上了下雨天;那一年,我喜欢上了凭栏听雨;那一年,我喜欢上了陪明月聊天。

而那一年,好像是我的十七岁?

爱情文章

荷塘夕照下,我谋杀了爱情。 荷塘对面,夕阳溜到了树梢上,召唤着百鸟归巢。虽然分辨不出是什么鸟儿,但那夕阳下如云涌动的黑影里,迸发出百家争鸣的乐音,耳朵...[阅读全文]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初让饼子留下,我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饼子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背靠背蜷坐在海边。夜已经深了,沙滩上空飘荡着一阵阵涨潮的声音。 对面是金...[阅读全文]